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台生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
查看: 81|回復: 2

[轉貼] 漲不停 小餐館民生衝擊大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8-29 13:09: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04:10 2019/08/29 中國時報 吳泓勳 、上海

隨著大陸豬肉價格狂飆不止,除衝擊市場與物價外,也不免擔心是否影響台商在內的餐飲業者。上海台商餐飲業者認為,目前壓力還不算太大,進貨價並沒有出現多大起伏,認為跟用量少、包裹式採購有關,但對於民生與小餐館或是豬肉用量大的餐飲業者,影響恐怕就不小。

豬價帶動的物價壓力,波及學生族群。上海交大台生表示,平常也會煮些東西節省伙食費,但最近豬肉一直漲都有點不太敢買了,會多買一點其他肉類。但水果、雞蛋甚至雞肉也比往常貴上一點,整體買菜費用多少有點增加。

該台生也說,跟朋友出門吃飯時也對豬肉價格漲價滿有感的,可能點不到豬肉料理、或店家直接說暫停供應。

上海餐飲業台商認為,這波豬價飆漲影響還不大,採購價格沒有太大變化,主要跟自家採購量大、豬肉用量小,且跟供應商是連同牛雞鴨等各類肉品包裹採購有關。

該台商指出,供貨商不至於因一項豬肉漲價而大幅調價,但若是一般民眾買菜做飯,又或較不具備議價能力的小餐館,這波就難免會受到衝擊;又或豬肉用量很大的餐飲業者,恐怕也很難把採購價壓下來,成本勢必會墊高。

但就上海來說,漢來海港餐廳店長姚自強認為,影響應該相對小,分析飲食習慣與文化,上海人更偏愛海鮮與牛肉,加上有不少維吾爾人在這裡,宗教信仰對豬肉排斥。

他觀察,餐館其實真正豬肉入菜可能就1、2道,上海整體豬肉用量比其他地方小一點,「今天如果是牛肉價漲的話,對上海衝擊恐怕就很大。」
發表於 2019-8-30 17:17:07 | 顯示全部樓層
豬瘟若壓不下來,持續撲殺,
豬肉價格還會更高呀...
發表於 2019-9-3 10:02:11 | 顯示全部樓層
原标题:为什么不必担心长期“吃不起猪肉”?

生猪生产,符合典型的“蛛网模型”。
近期猪肉价格高位运行,受到各方高度关注。有些地方开始补贴猪肉,如南宁市从9月1日起实施猪肉价格干预,在主要农贸市场设点限量限价销售猪肉。

在南宁,市场定点摊位会以低于前10日市场均价10%以上的价格,销售精瘦肉、五花肉等,同时,每位消费者每日限购1公斤。这被解读为当地对猪肉实行了“楼市式调控”。

这些举措不乏实用价值,能解眼下之急。实质上,公众也不必对这轮猪肉涨价太忧心,担心会长期“吃不起猪肉”。无论是从国内经济大盘的韧性还是市场机制来看,这都是杞人之忧。

国内以往的“猪周期”一般在2-3年

生猪生产,符合典型的“蛛网模型”。蛛网理论是由荷兰的J·廷伯根、美国的Li·舒尔茨和意大利的U·里奇于1930年分别提出的重要经济理论。该理论是在分析研究农产品等商品的生产与价格周期性变化基础上形成的,这些商品大多属于农产品和初级产品,具有较长的生产周期。

按照蛛网模型,每个生产者都按观察到的价格安排生产,本期产量决定本期价格,本期产品少,价格就会上涨;反之则反。价格会在市场上被其他生产者观察到,价格高,下期就会投入更多生产,产量就多,价格就会低,之后生产又会减少。
要言之,本期产量决定本期价格,本期价格决定下期产量。市场以此不断循环。而在具体市场中,不可能达到静态的绝对均衡,波动也不会越来越大。因为养殖户是会判断周期的,有些会逆周期行事。现代社会也有各种机制来减少波动。
从市场机制看,有期货、金融市场平抑风险,也有市场研究机构提供数据,规模化的农场很大程度上能依靠科学来避免这种波动。

从政府机制看,有各种储备、补贴政策。即便存在种种手段,但最好的、最高效的生产机制仍然是市场机制,依靠市场中的分散决策,来抑制波动。

影响产品价格与产量的因素很多。上游产业链,比如玉米等饲料价格;下游的替代产品,比如鱼肉、鸡肉都会影响到某种产品的价格。

实际情况则更加复杂。理论上,现在规模养猪场的生猪出栏时间一般为6-7个月。宰杀重量大约在95-110公斤。但这只是小猪长到90-100公斤的时间,而小猪不能从石头里蹦出来,是母猪生出来的。

实际上“猪周期”循环轨迹一般是:肉价高-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肉价下跌-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减少-肉价上涨。我国生猪业已出现多次周期性波动,而一轮周期大约在4年,从产量低到产量高,周期大约要两年。现在各种原因关闭猪场、猪瘟流行,都会波及母猪的存栏量。所以这轮生猪的周期要完全恢复,按以往的经验,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但这也会受多重因素影响。

猪肉价格波动,养殖者不会无动于衷
即便恢复起来需要点时间,问题也不大。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监测信息处处长辛国昌的说法是成立的——他表示,从肉类总体供应看,考虑到替代品生产发展较快、猪肉消费下降、进口增加等因素,今年肉类供应是有保障的。

一是,猪肉替代品生产增势明显。据监测,上半年鸡肉产量增长13.5%,水禽增加更快。鸡肉、水禽周期更短。而牛羊肉生产周期长,但也有所增加。二是,猪肉消费需求下降。非洲猪瘟疫情发生以来,猪肉消费受到抑制。1到6月集贸市场猪肉消费量同比下降12%。而价格上涨也会进一步抑制消费,预计全年猪肉需求量减少约10%。

三是猪肉进口增加。上半年猪肉进口增长26.4%,预计后期还有增加余地。此外,部分屠宰企业冻猪肉库存量较高,加上中央和地方储备调节能力增强,都有利于促进猪肉市场均衡供应。
此外,2018年,中国恩格尔系数降至28.4%,再创新低。而这意味着,食品开支在整体消费中占比不高,猪肉价格上涨不至于对生活造成无法弥补的影响。

而在蛛网模型之外,有个深层次问题需要特别指出——造成蛛网模型的诸多因素,虽然有波动,但都只是市场之内的因素。
接下来,有必要去削减非常态的市场外因素对养殖户心理预期的影响。之前,一些地方基于环保的“南猪北养”政策,南方一些省市纷纷按照要求划定禁养、限养区。现在政策调整后,当初的养殖场重新被允许修建,可以用稳健政策撑起他们的积极预期。

说到底,就是要相信市场的力量,在此前提下进行相关的政策调控——猪肉价格波动,养殖者不会无动于衷,用积极预期托起其信心,“吃不起猪肉”的杞人之忧自然也会更快被卸除。

手機版|Archiver|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台生會)

GMT+8, 2019-12-15 06:21 , Processed in 0.02822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