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台生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
查看: 34|回復: 1

[新聞] 泡沫中細看大陸獨角獸上市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0-7 11:41: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19年10月7日 上午5:50
旺報【丁學文╱上海金庫創投管理合夥人】

什麼是泡沫?在台灣比較類似的就是蛋塔效應,那種一窩蜂似來的快去的也快。但若要形成泡沫則得加上好賭成性,在這部分,台灣絕對瞠乎其後於大陸。無論什麼東西,只要放上大陸市場,連一個小眾群體的愛好,也可以因為突然被外界發掘,隨著大量投機者的湧入,產生一個你想也想不到的泡沫。最近的例子就是盲盒,顧名思義盲目的盒子。有人將不同的玩偶裝到相同外觀的盒子,其實就像日本或台灣的百貨公司在春節的福袋,但在大陸這個盒子就叫盲盒。拿到盲盒的時候你完全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只有拆開才能知道。因為這樣,不同的玩偶「炒作價值」就不一樣,越稀有的玩偶價格就可以扶搖直上。例如最近原價59元到79元人民幣不等的Molly娃娃,在網路上的成交均價已經是270元。

台灣觀點

現在的大陸,只要一個東西的價格可大幅變動,就可拿來炒作。這裡面,有多少是真的愛好者,有多少是渾水摸魚的投機者,不得而知。在盲盒之前,是炒鞋,與盲盒類似,Nike或Adidas等每年的頂級球鞋往往限量發售,因此天然具有稀缺性,同時也產生了很大的價格彈性。最有名的就是大陸的毒App、nice App這些從球鞋導購、鑒定等基礎服務出發的網絡平台,一旦添加了交易系統後,就成了泡沫生長最好的土壤。

拿毒App來說,它免費提供一定時間的倉儲服務,允許用戶互相交易而不用寄送,這樣就將球鞋數位化了,並進一步推出價格分時圖、K線圖、買賣掛單等,完全好像是另外一個資本交易市場。據說毒App在2018年的成交總額超過人民幣百億元,2019年月活躍用戶數更是超過800萬人。

單靠說故事 擊鼓傳花中

但是,為什麼不同時期炒作的東西會不一樣?對於不產生現金流的東西來說,沒有現金流就不能透過公式計算價格,只好透過講故事來得到人們的認可。一個吸引人的故事,傳播出去,許多人聽到並相信了,就有人願意花高價買入。有了賺錢效應後,你就會看見一大群盲從資金搶入。

荷蘭鬱金香好聽而美麗,大陸藏獒忠誠能護家,所有泡沫的開頭都有類似的故事。但故事總有保質期,有一天人們會明白故事並不是全部。但只要故事夠新,總會吸引人們的注意。現在,我覺得獨角獸上市正成為一個越來越多人看不懂的擊鼓傳花,而更多人擔心的應該是它會不會是資本市場下一個大泡沫?

美國互聯網 在大陸翻版

提起獨角獸,就會想到互聯網科技,提起互聯網科技泡沫,你不可能忽略2000年的美國互聯網泡沫破裂。當時由於Yahoo、Cisco的IPO神話引起了人們對於互聯網的高度興趣。一些VC們也競相炒作追逐互聯網科技公司。並且在1995年至1999年這幾年間美國互聯網公司的上市數目,呈現跳躍式的爆發。當時的Nasdaq一下子成了很多互聯網科技的造富機器。很多企業甚至根本沒有盈利就上了市,甚至還有本夢比這種匪夷所思的名詞出現。大家認真想想現在大陸獨角獸拚了命上市的景象,有沒有和2000年的美國似曾相識?

獨角獸市值 泡沫成型中

大陸最高調的新勢力造車獨角獸蔚來汽車於2018年9月12日在Nasdaq以小Tesla之名號閃亮登場。它有廣受車主愛戴的量產車,它有打造全產業鏈的宏偉藍圖,它是造車新勢力中唯一上市的代表,於是乎其市值在上市第二天就突破了130億美元,打敗一桿子傳統車企的市值。但不到一年,這家新銳車企卻只能忙著在和媒體爭辯自己到底是虧了四百億還是兩百億,已經縮水超過八成的市值根本提都不敢提,更別說那些號稱純正新經濟血統的互聯網獨角獸,跌落的情況更是不堪回首。

現在,獨角獸開始被諷為「毒」角獸,曾經,創投以投資「獨角獸」為榮,因為他們發展快、融資強,相應的估值也水漲船高。誰料到上市後,「跌跌不休」的市值甚至低於上市前的最後估值,小米、美團點評等不約而同經歷了上市即破發的窘境。「毒」角獸這一調侃稱謂再也撕不掉。

上市非上岸 小心毒蘋果

就在眾多新經濟獨角獸還在銜枚疾進,試圖趕上資本市場末班車的當口之際,看起來已經大功告成的前輩們卻在用身體力行告訴後輩,上市非上岸,也有可能是一隻看起來誘人的「毒蘋果」,雖然看起來光鮮靚麗,但咬一口卻會加速死亡。對於持股員工而言,在上市前大家都憋著一口氣。有股權的人何止996的拚搏,讓他007上班也是可以的,畢竟公司成長一分,自己未來可以期待的收穫就能多一分。然而如果上市後非但不能變現,而且預想的財富還在一天天縮水,這樣的打擊會有多大,看看現在小米員工的士氣便知一二。

對於公司戰略而言,上市前沒有定期報告的壓力,沒有公眾股東的監督,業務發展的真正情況只有自己和少數幾家投資機構知道,創始人自然可以做到殺伐果斷。可上市後,每一次定期報告的發布對於CEO和CFO都是痛苦的折磨,Musk會在季報電話會議中大罵分析師,蔚來乾脆想取消電話會議做一隻埋在砂子裏的鴕鳥。

在如此大的壓力之下,公司難免會為了短期財報好看而動作走形。典型的案例便是趣頭條。上市後為了試圖減少虧損,趣頭條降低了對用戶的補貼,同時把給作者的獎勵轉到了內容合作上。結果卻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非但未能扭虧為盈,反而造成內容斷層,中層動盪,戰略夭折。

再高的市值 仍得有價值

全球最大私募基金KKR的一位投資經理說過一句話:一隻老母豬有100斤,一隻小象生下來也有100斤,可兩者後來的發育可是截然不同的。初創市場投資者或許會因為公司的業務規模做到了足夠大就兩眼放光,因為他們需要的擊鼓傳花就此有了抓手。可股票市場投資者卻要陪伴公司更久,所以他們需要看到的,是業務規模背後的商業模式。只有商業模式足夠成熟且可持續,投資者才會給予相應的市值。

無論如何,大陸正在面對的是一個全新而未知的新泡沫領域,無論你怎麼繪製大陸獨角獸IPO的圖表,你都很難消除這種複雜的感受:營收超高的獨角獸,以超高的估值上市,但又都處於巨大的虧損中。如果你是信奉增長第一的投資者,那麼這些企業的上市還是會讓你享有激動人心的時刻,但如果你和我一樣是更注重利潤的舊式價值型投資人,那麼這次最好不要參與。
 樓主| 發表於 2019-10-7 11:43:12 | 顯示全部樓層
投資皆有風險,
金融遊戲尤其如此..

手機版|Archiver|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台生會)

GMT+8, 2019-10-22 01:51 , Processed in 0.04098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