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台生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
查看: 48|回復: 5

[轉貼] 武漢肺炎「吹哨醫師」病逝 台灣網友一面倒淚讚3字!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8 10:59: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由 助理編輯 於 2020-02-07

20200207001198.jpg
首位在網上公開對武漢肺炎示警的大陸醫師許文亮日前宣布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被稱為武漢肺炎「吹哨人」,陸媒已證實在6日晚間去世。(圖/新浪網)

大陸武漢肺炎持續升溫,最早爆出肺炎疫情的8位吹哨者醫師之一的「李文亮」卻已病逝。對此,許多台灣網友紛紛淚讚「真英雄、R.I.P」!

據大陸社群平台微博訊息指,李文亮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的一名眼科醫生,因最早於2019年12月30日向外界發出防護預警,而被稱為疫情「吹哨人」。2月1日,李文亮在自己的微博上公佈了其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消息。但消息經PO網,卻隨即遭武漢當地公安有關單位敲門以「在互聯網發佈不實言論」予以嚴重警告,並要他簽署《訓誡書》。

不久之後,武漢警方還發布通告,聲稱有8名違法網民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上發佈、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其中一人便是李文亮醫師,另7人則是在其同學微信群裡的醫師。

今早大陸官媒《央視新聞》、《人民日報》皆在微信發新聞,證實李文亮因染武漢肺炎病逝的消息。

國內網友紛紛在李文亮病逝的新聞中留言,感嘆「說了實話,讓領導丟官沒面子」、「看了好難過,真是英才早逝,祝能上天堂」、「R.I.P」、「勇敢的吹哨人安息吧,R.I.P」、「給這位英雄且偉大的李文亮醫生,致最高的敬意,一路好走」。

(中時電子報)
發表於 2020-2-8 21:37:03 | 顯示全部樓層
2月7日,经武汉市中心医院申请,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人社部函〔2020〕11号),武汉市人社局作出武人社工险决字(2020)第01000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李文亮作为医护人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并经抢救无效去世,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认定为工伤。

  此次工伤认定工作中,武汉市人社局根据国家省市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关要求和《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社会保险经办服务工作的通知》(武人社办〔2020〕4号)有关规定,按照特事特办、急事急办工作原则,采取告知承诺、“不见面”服务、精减证明材料、开辟服务快捷通道等多种方式,迅即开展工伤认定和待遇支付工作。认定工作中将多种申报材料简化为申报一项,及时通知并指导用人单位通过电子邮箱、微信或传真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当天完成工伤认定和待遇核定工作,尽最大努力为防疫一线提供优质高效的疫情防控工伤保险服务。

  据核算,李文亮同志工伤保险待遇如下:一次性工亡补助金78.502万元、丧葬补助金3.6834万元。武汉市中心医院在李文亮医生生前已依法为其参加并缴纳了工伤保险,上述工伤保险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下步,如其供养亲属符合条件,还将依法核定并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目前,市人社局已积极协调银行将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和丧葬补助金拨付到位。
發表於 2020-2-8 21:43:18 | 顯示全部樓層
国家监委调查组抵达武汉,就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问题展开调查


迟来的正义   一定会到
發表於 2020-2-8 22:41:54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民感謝你,
歷史會記得你。

李醫師,一路好走。
 樓主| 發表於 2020-2-9 11:44:39 | 顯示全部樓層

武漢肺炎吹哨者李文亮遺言 「活著真好、可我走了」

22:292020/02/08 中時電子報 丁世傑

20200208003293.jpg
北京通惠河畔,民眾在積雪上留下「送別李文亮」。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不幸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不幸於2月7日淩晨2點58分去世。(中新社)

被視為武漢肺炎「吹哨人」的中國大陸醫師李文亮最終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而去世,引發眾多網友悼念。他的妻子付雪潔今(8)日在微博發表聲明表示,除了官方賠款、保險理賠之外,不接受任何外界捐助。

另外,有一篇據稱是李文亮生前最後遺言,由他的妻子付雪潔公布。遺言寫道,活著真好,可我死了,再也無法帶孩子去看東湖春曉。此生,我不想重於泰山,也不怕輕於鴻毛。如果有人還想紀念我,請給我立一個小小的墓碑吧!墓誌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

李文亮遺言「我走了」全文如下:

在我成為一粒塵埃之前,我又靜靜地懷想了一遍故鄉的黑土白雲。多想回到小時候啊,風是盡情飛舞的,雪是潔白無瑕的。

活著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無法撫摸親人的臉龐,再也無法帶孩子去看東湖春曉,再也無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櫻花,再也無法把風箏放到白雲深處。

我曾依稀夢見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熱淚,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尋找。對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個平凡父親,而我卻做了一個平民英雄。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帶著一張保證書,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

謝謝世間所有懂我憐我愛我的人,我知道你們都在黎明等候,等我越過山丘!可是,我太累了。

此生,我不想重於泰山,也不怕輕於鴻毛。我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後,眾生依然熱愛大地,依然相信祖國。

等到春雷滾滾,如果有人還想紀念我,請給我立一個小小的墓碑吧!不必偉岸,只須證明我曾來過這個世界,有名有姓,無知無畏。

那麼,我的墓誌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


(中時電子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9 11:59:25 | 顯示全部樓層

李文亮:我的墓志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

中廣 2020/02/08 13:27 報導

tyy02080108.jpg

被稱為「吹哨人」的34歲大陸醫師李文亮病逝後,網路謠傳李文亮妻子發出的「求助書」,李文亮醫生的妻子付雪潔除了公開聲明,網路流傳信息不實,她不接受任何個人捐款外。還把丈夫李文亮的《我走了》完成全稿!

李文亮的文筆優美,情真意切,讀來讓人動容。在網路上一片悲慟、憤怒與喊聲中,這篇「我走了」,值得大家讀頌沈思「他為蒼生說過話」,說了什麼話?一個不想成為英雄的英雄所帶來的生命啟示。

《我走了》

天還沒亮,我走了!

我走的時候,渡口很黑,無人相送,只有幾朵雪花落在我的眼底。我一思念,它們便從眼眶滑落。

黑夜真黑,黑得讓我想不起萬家燈火。我一生追求光,我自詡很明亮,但我拼盡全力,卻什麼也沒點亮。

謝謝你們,昨夜冒著風雪來看我的人!謝謝你們整夜不眠,像守望親人一樣把我守望!可是脆弱人間,沒有奇跡。

我原本平凡而渺小,有一天我被上帝選中,托我將他的旨意轉告蒼生。

我小心翼翼地說了,於是,有人勸我不要驚擾太平,他們說:你沒看見滿城繁華開得正艷嗎!

為了讓全世界繼續相信現世安穩,我只好守口如瓶,還用鮮紅的指印保證——我說的話都是童話,戴花冠的致命皇後從來不曾下凡作亂。

就這樣,天下繼續熙熙攘攘,誰也不知道,巨大的悲傷即將把城門深鎖。

後來,上帝大怒山河失色,我也病了。再後來,我的家人都病了。我們像千萬片雪花一樣,你一片,我一片,各自飄零。

我曾以為,只待春江水暖,我和家人便能再度重相逢。到那時,我們就坐在鵝黃的油菜花田,把花兒一朵一朵地數,把日子一分一秒地過。

等啊等啊,我只等來了昨夜小雪,上帝摸摸我的頭,愛憐地說:乖,跟我走吧,人間不值得!

我一聽就淚落如雨,雖然人間苦寒,上帝溫暖。但我怕過了奈何橋,偶爾回望吾鄉,再也望不見一家老小。

其實,我的風骨早就被拍死在一紙保證書上。我繼續陽光朗照地活著,歌頌生命,讚美松柏,那是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沈。而今,我的肉身也死了。

在我成為一粒塵埃之前,我又靜靜地懷想了一遍故鄉的黑土白雲。多想回到小時候啊,風是盡情飛舞的,雪是潔白無瑕的。

活著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無法撫摸親人的臉龐,再也無法帶孩子去看東湖春曉,再也無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櫻花,再也無法把風箏放到白雲深處。

我曾依稀夢見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熱淚,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尋找。對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個平凡父親,而我卻做了一個平民英雄。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帶著一張保證書,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

謝謝世間所有懂我憐我愛我的人,我知道你們都在黎明等候,等我越過山丘!可是,我太累了。

此生,我不想重於泰山,也不怕輕於鴻毛。我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後,眾生依然熱愛大地,依然相信祖國。

等到春雷滾滾,如果有人還想紀念我,請給我立一個小小的墓碑吧!不必偉岸,只須證明我曾來過這個世界,有名有姓,無知無畏。

那麼,我的墓志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

手機版|Archiver|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台生會)

GMT+8, 2020-2-29 12:20 , Processed in 0.05626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