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台生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
查看: 1221|回復: 2

[轉貼] 北大副校长:不想女儿被诱奸就别在国内读博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7-12 15:36: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2968229-1-1.html

文/江枫  
  
  一位前北大副校长昨日在参加一个招待会时向老友的一番表白无意中被坐在旁边的媒体工作人员用录音笔录下,在京城部分媒体从业人员中流传。这位北大副校长虽然有些口音,但对话异常清楚。

  这位北大副校长的老友是在饭局中咨询坐在身边的副校长有关他女儿想在北大读博的事,这位副校长立即表示了反对。在讨论了北京的学术水平却仍然无法说服要把女儿送进北京大学读博的老友后,这位副校长突然激动起来,提高声音说,我不是不想帮你的忙,你如果不想自己的女儿被你这样年纪的老头玩弄,就不要让她在国内读博士,送到国外去吧。
  
  这位前副校长说,就他从周围教授那里得到的消息,目前中国的博导,除了所有的著作都是男研究人生们效劳完成的,基本上都会在适当的时候找一两个女博士生,而这些女博士生要想最后戴上博士帽,一定会把自己的身体献给博导们。他说,据他们北大教授圈内的统计,全国高校中高达70百分号以上的女博士被新中国的博导们传授“知识”的同时,也顺带被奸淫受精。
  
  这位副校长说,贪官污吏们可以玩弄女公务员,玩弄民女,知识分子们也不甘示弱,就地取材,开始玩弄有知识的女性。他说,一般的女大学生有风险,弄完之后很可能要帮他们弄研究生指标,帮她们擦屁股,但博士生就安全了,让你读几年就几年,这几年就可以随时泻欲,慢慢把玩。他甚至推断,很多女博士生读书期间无法结婚,部分原因也是被博导们专包的原因。
  
  这位副校长说,他不希望自己的亲朋好友的女儿去读博士,即便有过硬的关系,那些博导们也不会放过身边的肥肉。他说,如果有条件,把女儿送到国外去读博。

(摘自网络)

江枫评:
  
      大学生一直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就在之前一段时间,国内某著名音乐学院爆出七旬老教授收女学生20万而且将其诱奸,女学生失去了自己的身体,失去了金钱,但最后得到的却是没有结果,研究生读不成,还弄了个身败名裂,从心理上,身体上都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后来艺术学院的潜规则被爆出,如果想考上这些著名的国内的艺术院校的话,不只是你家里得有钱,而且你得会陪那些老教授们睡觉,要想得到更多的表演机会,陪的人也就更多.
  
      艺术类院校是这个样子,其他院校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从上面那个文章,我们可以看出来,就连北大原副校长都劝其朋友的女儿不要在国内读博士,如果在国内读博士就不要怕女儿被诱奸,而且性也得是学生们自愿提供的事情.北大啊,全国的顶尖学府,为什么屡次让我们感到失望.
  
      在学校里,我们是去学知识,去发展自己,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可是现在,又有多少教授老师们真正地去传授自己的道,去给同学们解惑呢?而且又有多少教授老师们去给学生们传的不是道,而授的却是他们的"精"呢?
  
      老师诱奸学生的消息也已经屡见不鲜了,我们眼中那辛勤的园丁如今也没有了那么好的口碑,所谓一条鱼腥了一锅汤,当丑闻不断地去充斥着我们的眼球时,家长们也真正地看到了彻底地悟到了,给老师点红包吧,请老师吃饭吧,要不老师会对自己的孩子不好了,这样的思想想必很多家长都曾有过并且付诸行动过.
  
      其实谁都没有错,错的就是我们自己,为什么去给他们红包,为什么去向他们行贿,如果没有我们的贿赂又怎么会有他们的行贿呢!俗话说的好,真是活人给惯的.
  
      北大原副校长的话已经暴出了现在学校教授老师学生之间的潜规则,作为学生的我们,为什么去投机取巧,不自己努力呢,如果你花钱去的那样顶尖的学府,你只不过是为了那个证书吗,只不过是一张纸而已,如果你本身没有那个素养,没有那个学识,没有那个水准,谁又会知道你是北大的博士生,谁又会去承认你是北大的天之娇子.现实些吧,别再自己轻易地去投怀送抱,奉献自己的青春年华,不要去惯那些披着羊皮的狼的教授们,所以在自己考取研究生博士的时候真得选好自己的导师,如果选不好导师你可真得后悔一辈子了.
  
      俞敏洪曾经说过,如果想成功,那么也只有两种人的成功是必然的。第一种是经过生活严峻的考验,经过成功与失败的反复交替,最后终于成大器。另一种没有经过生活的大起大落,但在技术方面达到了顶尖的地步。我们不管做哪种成功的人,都要去做有用的人,都要做一个让别人看到你会说你不枉为人.那么你就是一个成功的人,没有丢掉自己的本性,没有丢掉自己的灵魂,也同样是一个好人!!!
  
        如果你想成功就不要给那些腐败以机会,要用自己的实力去鉴证一切,我们每个学生更要学会一种成功的生活方式,"都应该像树一样的成长, 即使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是, 但是只要你有树的种子, 即使你被踩到泥土中间, 你依然能够吸收泥土的养分, 自己成长起来。 当你长成参天大树以后, 遥远的地方,人们就能看到你; 走近你,你能给人一片绿色。 活着是美丽的风景, 死了依然是栋梁之才, 活着死了都有用。 "
 樓主| 發表於 2017-7-12 19:13:25 | 顯示全部樓層

【媒目】博导涉嫌诱奸女生,何以“以权谋私”?

北大一名原副校长曾告诫自己的朋友,不想女儿被诱奸就别在国内读博。近日,厦大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曝诱奸多名女博士。《东方早报》对此评论道,“师生恋”的存在很容易成为教师利用职权性侵、诱奸女学生的借口。上世纪80年代后,欧美高校几乎是一刀切禁止“师生恋”。


  (本文首发新京报新媒体,您可以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新京报”,或添加微信号:bjnews_xjb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北大一名原副校长曾告诫自己的朋友,不想女儿被诱奸就别在国内读博。

  近日,厦大还未从“一个人的食堂”的泥淖中脱身,一个更刺激眼球的桃色事件又出现了——厦大历史系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曝以学术经费开房,诱奸多名女博士。光明网时评频道发文称,女博士再次躺枪。北大原副校长的话也许言过其实,但教授异化为教“兽”、“潜规则女博士”已成不可回避的话题。

  众多学生家长无不是以自己子女读大学而深感骄傲,无不是对大学及教师深怀感恩之心。荆楚网发出叹息,厦大博导涉嫌诱奸女生让老百姓情何以堪!

  @人民日报指出,当“精神贵族”道德沦丧,公平公正让位于“潜规则”,应反思:现有教育体制是否给予教授过多的生杀大权?高校是否应对教师进行道德监管?科研经费又何以滋生腐败?让缺失的道德回归,才能让人们对教育有起码的敬畏。

  “诱奸不算犯罪”触众怒

  事情源于6月18日,网友“汀洋”发表的《考古系女生防兽必读》。文章中并没有指名道姓“吴春明”三个字,但“汀洋”在6月25日回复网友时说:如果你是女生,不介意往火坑里跳,就来厦大考古当吴春明的学生吧!

  真正让吴春明被推成网络焦点的,是7月10日,网友“青春大篷车”发表《对汀洋的声援》,对吴春明的“师德师风问题”指名道姓,配发“床照”。“青春大篷车”自称也是吴春明的学生,并且是受害者。

  对于此事,虽然有少数人对“女博士”拍砖,称“一个巴掌拍不响”。但在某专家出来解释“诱奸不构成犯罪”的时候,大家几乎集体表达了不满。

  《北京晨报》发问,厦大博导诱奸不算犯罪?认为吴春明不只是道德瑕疵,难以接受“不算犯罪”的说法,并称膨胀的导师权力是春药。

  《东方早报》同样称“司法机关往往不把‘诱奸’认定为强奸犯罪”,但批评对职权性侵的司法解释是法治短板。并举例证明,很多西方国家都把利用职权胁迫、诱奸女性列为犯罪。

  《新京报》则从法律的角度分析并罗列出来吴春明可能涉嫌的罪名。如果吴春明使用“不就范即让女生论文通不过或最终毕不了业”等方式迫使女生同意发生性关系、将学术经费用于同女生开房等,就可能涉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强奸罪和贪污罪。

  在厦门大学11日表示已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导研究生之后。《华商报》指出这个处理办法不妥,认为应同时启动司法调查。“学校的调查只是行政调查和学术调查。从公开的信息分析,吴教授的行为不仅仅限于师德问题,还涉嫌违法犯罪。”

  谁释放了教授的“欲望之兽”?

  据中广网报道,厦大的学生称对吴春明的桃色新闻早有耳闻。另有消息称,对吴春明猥亵诱奸学生行为的匿名举报此前就已多次出现过。

  猥亵博导为何“神通广大”?

  我们从一位厦大毕业生的感慨中或许就能找到答案:“哪是光历史系有这种败类,别的系也照样有,只不过没有人捅出来罢了。现在哪个大学没有这种败类,因为什么?老师都是一手遮天的,你论文要不要发,你不发论文能不能毕业,这个东西都有强制性的约束,谁敢吱声啊?”

  在缺乏公开公平竞争、缺乏有效制衡监督的研究生和博士生等考评中,一手遮天的特权,成了教“授”成“兽”的土壤。而这种制度的久拖不改,也变相造成了诸多女学生今日之循环往复的困境。《成都商报》如是说。

  红网也谴责了“一手遮天的特权”,我国现行的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的制度设计,导师权力过大,且缺乏硕士生和博士生权利保障机制及可能的退出机制。这就使得导师可以凭借其评价权,肆无忌惮的“为难”学生,达成包括“潜规则”在内的各种非正当目的。

  说到底,大家对“制度缺失、权利失控”的不满远大于对“吴春明”个人的不满。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据《东方早报》报道,只要有“师生恋”存在,就很容易成为教师利用职权性侵、诱奸女学生的借口。所以,上世纪80年代后,欧美高校几乎是一刀切禁止“师生恋”。很多媒体也都引述了教育学者熊丙奇对美国院校制度化限制师生恋的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事件爆发后的一个插曲。厦大历史系教授委员会发信函称,自知“并无调查本系教师操守、行为之权”,呼吁学院与学校的调查。这应该是对我国大学学术行政化的一个讽刺。

  内地大学已纷纷成立教授委员会,但离教授治校仍然很远,更常见的是走过场、形同虚设的情况,《南方都市报》认为,教授委员会选择打破沉默的表态,不仅是在倒逼校方对具体个案不再沉默、展开调查,更是倒逼大学管理体制机制的改革。

  有网友嘲讽,天下哪里没有生理需求?此事与不受制度而肆无忌惮的某些公权力用以权谋色同根同源。如果我们没有了制度制约,困在教授心中的“笼中猛兽”自然呼之欲出。

  新京报新媒体记者 戴熙婷

编辑:戴熙婷
發表於 2017-7-13 12:42:52 | 顯示全部樓層
應該寫出是哪個副校長,以免「以訛傳訛」。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台灣留學大陸青年學生發展協會(台生會)

GMT+8, 2019-8-19 19:59 , Processed in 0.08337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